2017年8月10日

◆新聞7-11(401)---你不知道的李滿治

◆新聞人物的特殊性
保險局長李滿治,快60足歲,但是她與趙興偉律師所生的女兒趙。蓉還未成年,顯示她的晚婚。
當事人一個是1958生,另一個則是1954生,相差4歲,都是法律系畢業,都在台北,只不過她是台大畢業,他則是台北大學,與前保險局副局長吳祟權是大學同班同學,台灣就是這巧,相關的人還是這麼巧妙的碰在一起。

吳祟權新任華南保險董事長,日前電話與他聯繫,他抱怨多次找李滿治找不到,我也是在金管會很多次找她不著,包括用公務電話、手機都沒用,直到晚上打她的住宅電話才找到,對於她的新職,她也守口如瓶,不願談論,我只好另外想辦法,終於得到不少資料。不過,對於她本人,我並沒有任何好惡,純粹是就制度面來報導評論。

對於趙律師,我倒是有幾個疑問,照他的年齡推算,如果順利就讀,應該是1977年大學畢業,為何會慢1年?另一個疑問是,台北研究所甚多,他為何要遠赴嘉義中正大學讀碩士?而且遲至2011年,才以(兩岸公司清算制度之比較研究)由王志誠教授指導,取得會計資訊與法律數位學習碩士學位。

從李滿治在存保擔任法務主任就開始申報財產,到去年最新的資料得知,夫妻倆人共有存款3千6百多萬元,股票面額1,800多萬,家中成員僅有3人,生活可說是非常優渥,何需長官錦上添花安排?李瑞倉放話說,不是李滿治要求,而是他的拜託,這是什麼話呢?在立委與民意都非常反對金融幫佔位置的氛圍下,李瑞倉甘冒天下大不諱,正如前立委羅淑蕾說的:比國民黨更像國民黨,難怪成為眾人批評的焦點。李主委要是有下次,可能主委也不用幹了,這是過去在追黨產時,那個李瑞倉?不要權勢在手昏了頭!

好巧,那天晚上李滿治下班,從金管大樓17樓保險局下來,我從16樓的記者進了電梯,碰個正著,我對她說,他們存款那麼多,實在很有錢,她馬上說,那是他先生的,她是學法律的,應該比別人更清楚,法律上的夫妻共同財產制,為何她這麼說,可能是防衛心太強,演出脫口秀吧!
◆王大使百元剪頭髮
曾任我國駐瑞士大使的王世榕,退休後一人獨居在西門町鬧區中,為了省錢、省事,經人介紹,找了一家百元理髮廳,只剪頭,回家再洗頭,他曾在瑞士剪一次頭髮約台幣1,800元,大喊吃不消,留學生都互相幫忙剪過日子。

◆肝基金易地慶祝
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基金會,往年周年慶去在國賓飯店舉行,今年23周年慶卻訂不到場地,只有已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,也請了前總統馬英九蒞臨,這是以前都沒有發生的事。

◆記者本色
要當記者,就是要寫出真實的情況,到各機關採訪,機關內應與應革的事很多,也要有監督的職責,如果機關首長有錯,就要秉筆直書,讓他知道錯在那,做的好,也要不吝稱讚,而非作傳聲筒,乞求相關人士餵新聞,得一些小惠,拿一些小利,那就一點意思也沒有。
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