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4日

自由廣場》小英看不到的金管問題

2017-08-04 06:00

◎ 張昭仁
時代力量黃國昌委員怒嗆,金管會安插八月退休的保險局長出任保險評議中心專任董事長,月薪從兼任九三○○元調到二十萬元;金管會表示借重李局長專長,並指月薪沒那麼高。
台灣的金融案件,從樂陞案坑殺投資人到兆豐案、永豐案,爆出來的是這樣,未爆彈可能更多。金管會的職責是管理監督金融單位,確保金融秩序,然而,金管會事前縱容樂陞案發生,事後似乎無為而治,對於涉及不當移轉數十億資金的永豐案,金管會急急忙忙地肯定永豐金邱代理董事長,這個金管會從馬政府八年到蔡政府一年,扮演的角色是什麼?監督金融機關,確保金融秩序?或是對於坑殺投資者、嚴重破壞金融秩序的樂陞案視而不見,對於捅出重大作奸犯科案件的永豐金,迫不及待地表示肯定?
金管會重用退休局長,不外乎兩個原因,從專業及結構兩個角度去看。從專業角度去看,保險需要專業的財經保險知識處理保險爭議案件,然而同一個位置,過去可由保險專業人員兼任,為什麼李局長一退休,新上任的局長就沒有兼任的能力?非李不可?再者,保險是財經的一環,固然有它的特定專業,台灣的財經人士、保險專才都沒有專業知識出任這個職位嗎?從專業角度來看是完全不通。
再從人事結構的角度來看,所謂的結構,就是同一批人互相拉拔,有位子的時候互相拉拔,沒位子時,就創造一個新位子安插,出事時互相掩飾,同一批人形成一個結構,肥水不落外人田,管他什麼金融秩序,能掩護就掩護,稍稍改變就趕緊肯定,打著專業的名號,漠視社會利益,佔盡結構中個人利益。
從這個結構來看,李局長的任命、丁克華的高鐵任命、葉匡時的位置、丁克華妻的銀行任命,就一目瞭然,這是一個結構問題,不是專業問題。專業人士,任你再強,非共犯結構中人,都別妄想那些肥滋滋的位子。
解析這十年來金管會的表現功能,可以很清楚看到這個人事結構的脈絡,馬政府八年也就算了,小英政府上任也一年多了,同一個結構仍然持續把持,那麼人民為什麼要選妳呢?人民選妳,就是冀望妳打破這種共犯結構,讓舊結構同一批人持續橫行,清流專業人士靠邊站,金融案件一個一個爆,舊結構的人輪流當,妳的滿意度怎麼可能高?
(作者為加州會計師)(轉貼)

沒有留言: